加大創新力度 推動能源結構調整
發布時間:2019-05-23

隨著我國成為能源生產和消費大國,能源經濟研究需要結合中國國情,解決現實問題。能源問題是經濟發展的問題,我國經濟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從以往的粗放經濟發展模式向“精細”模式轉化。對于清潔低碳轉型,目前各方大致會提出三方面建議:一是提高能源效率;二是能源市場化改革;三是調整能源結構。但筆者認為,簡單的能源價格市場化改革解決不了資源優化配置問題,需要加強量化環境成本,并有政策定力將外部成本反映在能源價格上。

能源價格市場化改革

能源的可替代性使得能源價格成為清潔低碳轉型的核心要素,有效的能源價格可以提高能源效率,促進節能減排。能源市場化改革的基本原則是價格由市場決定,價格引導資源優化配置。因此,能源價格的市場化改革非常重要,因為簡單提高能源效率而維持比較低的能源價格,達不到節能減排的目標。另一方面,對于交通工具,各種不同種類的能源替代也必須有一個平衡,這個平衡很大程度上是價格平衡,將清潔的新能源大規模商業利用的關鍵是降低成本。

市場化改革的基本原則是價格由市場決定,價格引導資源優化配置。用簡單的能源平衡公式表示:能源需求量=能源供給量+節能量,對于某個時點的能源需求,可以用能源產出或節能來滿足,而滿足在一定能源需求下的資源配置最優,是能源生產供給和節能的投入的邊際收益相等。在這個簡單的能源平衡公式內,能源供給和節能都可以視為生產過程,由于能源產出具有外部性,其中最直觀的就是環境的外部性,包括空氣污染和氣候變暖。能源產出的外部性遠不止這些,還包括資源稀缺、環境生態污染、以及資源稀缺和環境污染帶來的代際之間的問題。

此外,能源的外部性還涉及到國家的能源安全,這些外部性成本難以準確度量。即使是一些可以量化的外部性成本,現實中也常常無法內部化,因此理論上經濟學的最優往往是達不到的。現實中所謂市場化的價格,反映的通常只是能源的財務價格和稀缺程度,而沒有真正包含環境污染、氣候變化等等的外部性成本。因此,簡單的能源價格市場化改革解決不了資源優化配置問題。因此,需要加強量化環境成本,并有政策定力將外部成本反映在能源價格上。此外,由于節能少有外部性,政策的設計應該更多地往節能方面傾斜。

營造良好的創新環境

如果短中期難以改變能源消費的趨勢,為了減少空氣污染和應對氣候變化,就需要在調整能源結構上下功夫。盡管付出了巨大努力,全球近十年來70%的能源需求仍然由化石能源來滿足,全球碳排放其實還是在增加,而不是減少。在調整能源結構方面,中國努力的方向比較直觀。

與其他國家相比而言,中國的油氣比例較低,而煤炭比例過高,低碳清潔轉型要求中國盡可能、盡快地大幅度減少煤炭消費占比,“清潔”的煤炭利用還是會受到成本和碳排放的約束。一般來說,煤炭比例大的國家都有更多的空氣污染和碳排放,中國要把空氣污染和二氧化碳排放降低,現階段就應采用以油氣為主的能源結構。但問題是調整這樣的能源結構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國家能源安全會受到什么影響?同時,我國可以選擇發展清潔能源,通常指風電、太陽能、核電和水電。水電由于水資源潛能的瓶頸而難以大規模增長;核電的周期比較長。2018年風電和太陽能共占能源結構的3%左右,雖然年增長很快,但對整體能源調整的貢獻還不夠。

短期而言,相對比較清潔的天然氣由于占一次能源的比例有7%,對轉型的作用會更大。但即使把天然氣當成清潔能源,加上風電、太陽能、核電的總量占比也僅略高于10%。

按照目前我國能源結構,要在短中期內比較順利地進行清潔低碳轉型,進行煤炭替代,一個重要條件是能源需求必須很低。但以目前的產業結構來看,為保證一定的GDP增速,仍需要比較高的能源消費增長。對于能源需求而言,經濟結構改變是一個相對緩慢的過程。美國服務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約為73%,人均一次能源消費量是中國的3倍。因此,應充分認識轉型的困難,以較低的成本進行清潔轉型是滿足我國現階段經濟增長的需要,也是能夠順利進行清潔轉型的需要,因為清潔低碳轉型必須兼顧能源成本和能源安全。發展清潔能源是必然的選擇,只有盡快提升光伏、風電、核電占一次能源的比例,才能在滿足能源需求的同時替代煤炭。目前看來,清潔轉型短中期需要依靠天然氣,頁巖氣和風電光伏的發展同樣重要。因此,當前需要營造有利于頁巖氣技術創新的環境。

由于能源發展的使命和能源的“外部性”,能源市場化是相對的。能源補貼貫穿著世界上所有國家的經濟發展歷程,我國能源補貼也作為主要政策工具,伴隨著整個經濟的發展歷程。政府在不同的經濟發展階段,強調不同的能源環境目標,采用控制能源價格或能源補貼來平衡社會目標。

在改革開放初期,壓低能源價格來支持經濟增長和滿足能源消費。當收入水平上升到一定程度,政府再進行環境治理,涉及去化石能源補貼,還有通過補貼新能源來改變能源結構。有效的能源補貼可以提高社會效率和社會福利,比如村村通電,農民通過使用電力可以獲取更多信息,可以在農業方面使用現代能源,從而整體提高勞動生產率和生活水平。退出化石能源補貼和界定能源補貼中的“好”和“壞”的補貼(或者“無效”與“有效”的補貼),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問題,同時也是一個隨著收入提高和能源技術創新而動態變化的問題。

提高化石能源價格和對新能源補貼都是為了降低新能源成本。由于“內部化”化石能源成本在現實中很困難,而新能源的政策補貼不可持續,對于新能源發展,只有通過技術進步和創新來降低成本才是可持續的。因此,有關部門需要動態審視新能源發展政策,改變目前的補貼設計和補貼方式,使其更有利于技術創新。

發展潛力比較大的清潔能源占能源總量比例較小,難以在滿足能源消費增長的同時替代煤炭,只有比較低的能源需求才能使煤炭替代順利進行,減少排放。市場化改革和提高能源效率很重要,但是現階段的提高能源效率和市場化改革,仍然難以解決能源消耗和排放問題。除非能夠準確量化能源的外部性并且將其內部化,否則難以實現資源最優配置。在實踐中,首先是難以界定和量化環境污染的成本,其次是無法將污染成本內部化。即使是市場化的能源價格,通常反映的也只是能源的財務成本和稀缺程度。因此,應加大力度推動二氧化碳減排以應對氣候變化。(來源:中國證券報)

聯系我們  |   客戶留言  |   法律申明  |   網站地圖  |   公司郵箱  |   友情鏈接  |   快3计划员托骗局  |   點擊收藏 深圳市前海富德能源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2013 粵ICP備1305245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