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全球化工行業面臨下行壓力
發布時間:2019-03-11

壓力主要來自市場增長放緩,大公司間的專業化轉型有待時日,但預期盈利能力仍將保持健康水平。

全球經濟發展形勢、原油價格、化工產品的市場供需是影響石化行業周期的主要因素。隨著美國等發達國家經濟增速的回落和發展中經濟體進入平穩增長期,原油市場形勢更加復雜、價格震蕩加劇以及北美、中東等地區的產能擴張,全球乙烯行業利潤有所下降,競爭日趨激烈,裝置開工率降低,預計2019年全球化工行業面臨下行壓力,但預期盈利能力仍將保持健康水平。

全球經濟下行風險上升,原油價格保持中低位運行

隨著全球貿易和投資增長放緩,融資條件收緊,全球經濟增長在2017年和2018年達到3.1%之后,預期在接下來兩年將下滑至3.0%和2.9%,呈現動能趨緩、分化明顯、下行風險上升的特點。未來世界經濟面臨諸多風險,中美貿易摩擦仍是影響雙方乃至全球經濟增長的較大風險因素。據IMF預測,如果2019年美國對中國增加2670億美元的關稅制裁,將對全球經濟增速造成-0.08個百分點的直接沖擊,而如果市場預期發生惡化,則引致的次生沖擊累計高達-0.53個百分點,遠超直接沖擊。另外,中東亂局的升級、歐元區局勢的惡化等問題也將給全球經濟增長帶來壓力。

2018年國際原油價格震蕩加劇,2019年全球原油市場形勢將更加復雜。從需求層面來看,根據OPEC、IEA及EIA的數據,2019年的原油需求增長將在130萬桶/天左右,比2018年的增速下滑大約23萬桶/天。從供應層面來看,今年上半年,以沙特為首的OPEC產油國和以俄羅斯為代表的非OPEC產油國的“維也納聯盟”減產協議持續生效,將給油價支撐;但同時美國原油產量的穩步增產,特別是下半年輸油管道投產后,頁巖油產量將有望快速攀升,增速甚至高于全球需求增速,這將給全球原油市場帶來壓力。宏觀經濟風險因素增多、需求疲軟、產量和庫存量增加、地緣政治形勢復雜等多重因素,使原油價格波動頻繁、下行可能性增大,EIA等多家機構預測,2019年原油平均價格將下滑至60美元/桶上下。

化工產品市場繼續增長,但增速減慢

全球經濟增速回落,對化工市場需求支撐減弱。2019年全球化學品市場需求仍將繼續增長,但增速將減慢。信用評級機構穆迪認為不僅北美和歐洲化學品需求增長將放緩,更重要的是,中國的需求增長也在轉弱。中國大宗化工產品市場放緩已經十分明顯,繼而會逐步傳導至產業鏈下游,但預期盈利能力仍將保持較好狀況。

1.美國化工業能否保持快速增長,主要取決于出口市場是否準入

美國頁巖氣革命給化工產品生產帶來極大的原料優勢,在經歷了幾十年的停滯之后,美國化工業復蘇崛起,成為全球低成本化學品生產基地。美國化工理事會(ACC)數據顯示,自2010年以來,美國已經宣布了333個總價值2020億美元的化工項目。2018年美國化學工業資本支出達370億美元,2019年將增長4.7%,2020年將增長3.4%,早期宣布的項目已接近完成。

2018年美國化學品(不包括藥品)產量增長3.1%,其中基礎化學品產量增長2.1%,特種化學品產量增長3.7%。2019年化學品(不包括藥品)產量將增長3.6%,其中基礎化學品產量將增長4.8%,特種化學品產量將增長2.2%。2020年化學品(不包括藥品)產量將增長3.1%,其中基礎化學品產量將增長4.3%,特種化學品產量將增長1.6%。

美國化學品產量的快速增長使得美國本土供應過剩,大量化學品需要出口。2018年美國化工業實現了380億美元的順差,出口額增長10%至1430億美元,而進口額增長7.8%至1050億美元。如果沒有重大貿易中斷,到2023年美國化學品貿易順差將達690億美元?;煩隹讜齔そ俏蠢?0年推動美國化工行業增長的主要動力,因此出口市場準入至關重要。

2.中國化工業市場參與主體增多,喜憂參半

盡管經濟增速放緩,化工產品市場需求年均增長率略有下降,中國仍是世界較大的化工產品消費國和生產國,也是化工產品需求增量較大的國家,未來這一趨勢仍保持不變。中國化工市場特別是乙烯產業鏈供需缺口吸引了國內外投資者的注意。不僅民營企業、地方國企將參與國內乙烯下游產品市場競爭,隨著石化項目外資準入要求放寬、合資比例限制取消,國外資本也將進入,巴斯夫、??松梨詰仁尥芬研冀謚泄雷式ㄉ枰蟻┫钅?,他們的市場定位很明確,以低成本和高品質搶奪中國的市場份額。中國石化產品市場將逐步形成煤化工、民營石化企業、地方石化企業、外商獨資企業與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中國海油、中化集團等國有大型央企和進口產品多主體互動的市場格局,競爭更加激烈。

2019年浙江石化等民營資本采用國際較先進的生產工藝及控制技術,按照國際較先進的節能減排標準進行設計和建設的新項目投產,將對中國相關技術的開發及應用產生巨大示范效應,并將帶動中國石化行業整體技術水平的提升。同時,外資進入不僅為中國帶來包括??松梨讜橢苯恿呀庵葡┨際?、巴斯夫高端化學品生產技術等先進石化技術和高附加值化工產品,而且新的投資運營模式、新的產品標準及先進的智能制造理念,都將給中國企業帶來巨大的示范和先導作用。

2019年是中國環保政策密集落地期,監管愈加嚴苛,化工行業環保壓力進一步增加。短期來看,企業面臨環保成本提高的壓力,將加速落后的中小產能退出。長期來看,將加快傳統化工向高端化、集群化、基地化、綠色化發展的步伐,向高質量發展邁進。

3.中東化工業全面推進布局全球化和產品多樣化

中東化學工業正在發生著深刻變化。隨著乙烷供應量減少,海灣地區轉向液體或混合原料的使用,以確保石化原料的長期供應和產品的多樣化。統計數據顯示,2000~2015年,海灣地區化學品產能增速僅次于中國,占全球份額由3%提高到7%,近年來有所放緩。未來海灣地區化學品產能將繼續保持增長,卡塔爾、阿曼、阿布扎比、科威特和伊拉克還將建設多個液體原料裂解裝置。此外,海灣地區的一些國家石油公司還將在貼近市場或原料的海外推動下游項目投資。產品差異化、高端化是中東化工業的發展方向,預計高附加值產品產能將從2017年的500萬噸/年增至2022年的640萬噸/年,增速為5.1%。

沙特阿美(Aramco)是下游投資雄心壯志的公司,計劃到2030年在全球的化學品產能將從1200萬噸/年增至3400萬噸/年,成為上下游一體化綜合生產商。該公司計劃在2019年投產的在建Jazan煉油廠新增大量對二甲苯產能。與此同時,Aramco和沙特基礎工業公司(SABIC)正在沙特延布建設一個投資額為200億美元的原油制化學品項目,每年至少生產1400萬噸化學品,化工產品轉化率由最早公布的45%提升至70%,預計2024年投產。

除此以外,Aramco還在沙特以外地區投資建設大量石化產能,比如計劃在馬來西亞原油公司(Petronas)的煉化一體化(Rapid)項目上投資70億美元;在韓國蔚山的一個石化企業投資近50億美元;與阿布扎比國家石油公司(ADNOC)簽署了一項框架協議,共同和印度石油公司在印度Ratnagiri投資建設一個價值440億美元的煉化一體化項目;還簽約入股中國浙江石化煉化一體化項目。Aramco的子公司MotivaEnterprises是美國一家煉油商,正在評估在美國墨西哥灣沿岸地區進行乙烯和芳烴投資的可行性,這標志著Aramco將由此進入美國石化產品市場。

沙特化工行業的另一大舉措是Aramco在無限期擱置上市計劃后,正尋求用沙特公共投資基金購買沙特化工巨頭SABIC的70%股權。SABIC是繼陶氏杜邦(Dowdupont)之后全球第二大市值化工公司,近年來產品結構不斷調整優化,業務遍及歐洲、美洲和亞洲。Aramco此舉將進一步推動沙特化工業全球化和產品多樣化,使沙特化工業得到更大發展,且有利于資源全面優化。

收并購交易重塑全球化工業格局

化工行業收并購交易的主要驅動力來自公司的資產重組。公司在進行收并購后,會根據戰略發展需要,進行資產重組和剝離。陶氏杜邦就是很好的例子,在2019年完成分拆后,未來的杜邦公司由4個完全不同的業務組成,或將進行進一步的分拆。利安德巴賽爾在2018年2月計劃以22.5億美元收購全球改性塑料生產商舒爾曼(Schulman)公司,進一步向下游延伸產品鏈并擴大其復合塑料業務;6月宣布正在和Odebrecht公司進行談判,收購其在巴西石化(Braskem)的大部分股份,這筆交易將使利安德巴賽爾成為全球較大的PP生產商和前五的PE生產商,并以年銷售收入500億美元成為全球第三大化工公司。過去兩年,孟山都還是農業化學公司的代表,現在已經成為拜耳的一部分。林德和Praxair也將很快合并為一家公司。其他較大的化工公司(包括Potash公司、Agrium、Airgas和Valspar),也都將進行合并或被收購。未來2~4年內,大公司間的補強收購或資產剝離還將繼續,許多多元化的化工公司開始側重向專業化轉型。

乙烯產能大量釋放,經濟形勢不容樂觀,烯烴利潤將繼續受擠壓

2017年底以來,美國新投產乙烯產能約300萬噸/年,由于產量增速超過下游需求增速,本土市場呈現供大于求態勢,美國乙烯現貨價格跌至9年來低點。另一方面,過去1年美國乙烷價格翻了1倍,從17美分/加侖上升到34美分/加侖。受乙烷原料成本上漲及乙烯現貨價格持續走低的雙重影響,美國乙烯利潤受到嚴重擠壓。

與2017年相比,2018年歐洲乙烯生產計劃和非計劃停車情況減少,全年乙烯市場供應量增加。價格走向呈前高后低、震蕩下行趨勢,全年平均價略高于2017年,但上漲幅度遠低于石腦油、乙烷等裂解原料的上漲幅度,因此歐洲乙烯利潤也受到一定的擠壓,但仍較為可觀。

東北亞地區的乙烯價格整體走勢與歐洲相似,全年平均價格高于2017年。但東北亞地區的乙烯生產成本高于歐洲,這主要因為東北亞地區的裂解裝置以石腦油等液體原料為主,受原油價格上漲影響較大,同時中國的煤(甲醇)制乙烯成本在油價中低位運行背景下也相對較高;而歐洲地區部分裂解原料采用相對價廉的北美乙烷,更具成本優勢。因此東北亞地區的乙烯利潤低于上年。

總體來看,2018年隨著烯烴新增產能投產、原油價格上行及下游需求疲軟,全球烯烴利潤受到一定擠壓,但仍處于較好水平。2019年中低位油價繼續為石化行業發展帶來成本優勢,但全球乙烯產能的大量釋放和經濟形勢的不樂觀走向,都將使烯烴利潤繼續下滑,但仍處于景氣周期內。(來源:國家煤化工網)

聯系我們  |   客戶留言  |   法律申明  |   網站地圖  |   公司郵箱  |   友情鏈接  |   快3计划员托骗局  |   點擊收藏 深圳市前海富德能源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2013 粵ICP備13052456號